一个不可爱的萌鱼

小鱼儿
励志成为一个会画本子的歌手

想买板子的音乐生【美声】

舞蹈演员

沉迷神座(迷妹)/太宰治(宰厨)

金木是天使!

要强傲娇又温柔的狮子座女生

南方人坐标沈阳

欢迎来找我玩

开心开心开心!

相信我,
你的未来一定不一般
你的璀璨星辰

感恩,感谢,自律,谦虚

我一定会好好跳舞
好好唱歌
好好面对真实的自己

【有琲/有金】 谎言

写在金木被有马带出库克利亚之后。

有马贵将接他回家的那天。

满天大雪,像羽毛一样下个没停。整个东京都是雾蒙蒙的,被大雪包裹,像玻璃球里的世界,精致。万家灯火,圣诞前的气氛让东京显得不那么寒冷,各种霓虹灯闪烁着,照着这个矛盾的城市。

好像也不怎么糟糕了。

车停在CCG专属的医院前。有马贵将将行李放好,回头望向那个单薄的身影。
琲世,走吧。
被叫到名字的孩子回过头来。轻轻的如同飘雪的声音。
……好。

有马贵将没有听从医生的建议,等佐佐木琲世的眼睛恢复的更好点就在圣诞节之前把他接出了医院。只因为他每天来这照顾这个男孩,与工作有点冲突,快到年底了,CCG的工作也开始繁忙了起来,零番队那几个也不省心。权衡利弊,他决定把佐佐木琲世直接接回自己家照顾。

没办法,有马特等对任务一直一丝不苟。

就这样佐佐木琲世还在双眼纱布没拆的情况下,就被带离了医院。一片空白的他,对一切很茫然,没有20年的记忆,还受了伤,但是医院的医生护士和相关人员对他却相当关心。每天都会给他检查,做治疗。这种奇怪关心却不能让他感到一丝的温暖,就像对待危险的怪物一样,一边保持距离,一边害怕他。

期间,有一个男人每天准时过来看他,听医生说在他住院前期还在昏迷的状态时他就在了。
那个男人总是坐在床边轻轻的握着他的手。等他醒过来。

“有马贵将,我是你的监护人,你的所有权属于我。”
“哦,那我是谁。”
“你是佐佐木琲世。”
“我一直都叫这个名字吗。”
“对,你是佐佐木琲世。是我的。”
“嗯”

很奇怪明明看不见,却能够感觉到空气仿佛温暖了许多,像融化的坚冰,那双没有温度的手轻轻抚过他的发顶,带着一种特殊情感。

算了,这种明显带着占有欲的介绍,也不讨厌。

虽然疑惑,但是却不反感,反而很依赖。有马贵将那个初冬的下午第一次来过后,佐佐木琲世开始对时间有了期待。

有马贵将会给他带书,虽然眼睛没有恢复,但是这个CCG的死神大人会给他念,零番队的平子丈同学每次在这个特殊病房外面等待特等大人出任务的时候,总能看到这样一幅诡异的画面——在一个静谧的午后,冬日的阳光撒在白色的病房照着白色强大的男人和白色清秀的男孩,他们之间因为一本书而安静美好……

如同父子。

每次想到被CCG和喰种称为“白色死神”的强大男人,也会露出如此温柔的一面,平子丈就想好好思考人生,。仿佛在战场上对他,宇井郡,伊丙入和其他零番队队员冷漠严格的不败死神不是他。

算了 ,一定是梦一定是梦,有马特等直属零番队员平子丈心想。

车在一栋建筑门前停了下来。
“下车吧,琲世”
“我们到家了吗,有马先生?”男孩茫然的往向窗外。
突然,一双手绕过脖子将围巾一圈圈围好在他身上,只露出眼睛,然后拉过他圈在两个手臂间。温热的吻隔着纱布落在眼睑。
“嗯,这就是你的家,琲世”

什么都不重要了,有你就足够。

★★★
嗯,对,小天使被攻略了
有琲/有金太虐了,处在谎言里的糖,这一段时间是小天使最幸福的时光了,到后来背负的越来越重。

一分一秒

18岁的倒数

躲在镜子里的少女

很开心你成长了

与从前的你相同又不同

因为时间是奇妙的

它足以星河璀璨

这一年你做的很棒

感谢,感恩,一点一点成就自己

内心的勇敢,拥有你们的勇气,对!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

去吧!

去成为你想成为的自己!

                                        18岁的薇写给19岁将来的自己

你的夏天,18岁的倒计时

你值得更好的

忙碌,努力,在最好的年纪做喜欢的事

大气和大度是我在学习的东西